免费看片神器丝瓜app免费下载

“参天塔可是九大人造奇迹之一。”

丹妮侧过头,见说话的是个十**岁的灰袍青年,平凡得有些懦弱的面容,普通身高。

唯有两点引起她的注意,青年褐眼珠的眸子有点斗鸡眼,其灰袍胸口有白色的翻开书籍的印记。

这个斗鸡眼是一名学城学徒!

还是脑子不灵活,成绩特差的那种学徒。

通过灰袍的样式,和胸口处学城印记,丹妮知道他是学士学徒,可他已经这么大的年纪,还自称“我们旧镇”——他在旧镇待的时间并不短,说明他已经在学城求学好几年了。

几年过去,脖子上一节学士项链也没有,不是学渣是什么?

“学士学徒?阁下在学城学习几年了?”丹妮笑着问。

“五年。”对上丹妮的笑脸,青年脸蛋红了红,视线也不自觉偏向别处。

果然凄惨,五年时间依旧没能从他的师傅那里锻造出任何一节链环——链环代表某一学科的毕业证。

学士项链寓意学士们是维斯特洛的仆人,即便在睡觉时,他们也不拿下自己的项链。

项链由一节节链环串成,链环由不同金属打造,一种金属代表某一领域的知识。

温心最新白色天使剧照大片曝光

链环上允许出现重复的金属,这意味着学士对该领域钻研得十分精深。

举个例子,黑铁代表渡鸦学,精钢代表军事学。

如果打仗时,敌方学士的项链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精钢链环,你就要小心了。

最低限度,他也是个能纸上谈兵的赵括。

“你叫什么?”丹妮又问。

“佩特。”

“佩特,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参天塔绝对够不上九大奇迹。‘长腿’洛马斯的书你当游记看看就行了,上面的建筑排行完当不得真。”

这个世界没有印刷术,靠手写的话,书籍传播范围往往非常狭窄,随便从书架上抽出一部书扔在火炉里烧掉,便有五成可能代表一本典籍彻底失传。

但洛马斯是个例外,如果按照作家等级划分的话,他便是顶级流量大神。

那家伙几乎去过已知世界索斯罗斯除外的每个角落,写了两本极度畅销的游记《奇迹》(七大自然景观)和《人造奇迹》(九大人造建筑)。

因为游历过的地方太多,他还得了个“长腿”的匪号。

其中九大人造奇迹最有名:瓦雷利亚大道、绝境长城、布拉佛斯的泰坦巨人(石雕)、魁尔斯的三重城墙、诺佛斯的三座大钟、瓦兰提斯的长桥、沙那斯的千室之宫、吉斯大金字塔(已成废墟的旧吉斯,210米高)、旧镇参天塔。

很显然,他出生在古瓦雷利亚文明毁灭之前,否则也不会列出这样九大奇迹了。

透过时间支流神游过瓦雷利亚的丹妮,可以很负责任地说:除了北境长城、瓦雷利亚大道、旧吉斯大金字塔,其它只是凑数的。

“小姐你去过那些地方吗?”佩特羡慕地问。

丹妮点点头,说道:“有些地方去过,魁尔斯三重墙表面的浮雕有一些艺术价值,但算不得多精美,瓦兰提斯长桥与你们这的参天塔,论工程量与技术难度,都不如瓦雷利亚大道。

其实你仔细想一想就明白了,瓦雷利亚人能修长桥,能建造大道,能修三重墙,能打造三口钟,他们自己居住的地方该多么宏伟?”

“这”佩特之前似乎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愣了愣,恍然道:“也对,九大奇迹大半与瓦雷利亚有关,可也只算瓦雷利亚外围建筑。”

“大人,就是那,”在一道三岔口,老骑士指向河中一座小岛,“那里的烈性苹果酒声名远播,您可以试试。”

“你们要去羽笔酒樽?也对,除了价格有点贵,那里住宿环境非常好,干净整洁,宽敞舒适,靠着蜜酒河,风景优美,出游方便。”佩特又惊讶又恍然。

“你也去过?”白骑士好奇道。

斗鸡眼青年神色莫名地点点头,说:“羽笔酒樽距离学城很近,我们经常去那喝酒,我现在也正准备过去。”

交谈几句,发现与佩特同路,丹妮与老骑士也不好意思再骑在马上,便翻身牵着马一边走一边聊天。

丹妮对他解释自己的身世:父亲是维斯特洛大贵族,母亲祖籍却在厄索斯大陆,还在生她时难产去世,这一辈子她甚至连父亲一面也没见过。

嗯,她的名字叫蕾拉·维水,是一名有钱有闲的女骑士,带着骑士侍从四处旅游。

佩特对这个可怜的私生女又同情又羡慕,同情她的身世,羡慕她能自由自在四处旅行。

除了名字,丹妮一个字也没撒谎,可很自然的,小学徒将她当成王领某家贵族的私生女。

“我最大的愿望便是存钱买头驴子,和萝希轮流骑着周游维斯特洛。”青年忍不住对身边年轻漂亮的女骑士吐露自己的理想。

“你不当学士了?”白骑士好奇道。

“呵,你没听到吗?人家有情人了,萝希。”丹妮笑道。

学士、白骑士、守夜人、修士,堪称维斯特洛四大太监职业。

不能娶妻,没有继承权,放弃世俗间的一切,将毕生奉献给服务对象:学士——领主,白骑士——国王,守夜人——长城,修士——七神。

“还不不是,不是情人。”佩特红着脸结结巴巴道。

萝希是羽笔酒樽一名女招待,在酒店侍者过来帮他们牵马的时候,佩特告辞一声,拉着那名脸上有甜甜酒窝的女孩去了酒店一角。

羽笔酒樽前厅是一座稍微向南歪斜的三层木楼,其顶部的露天平台上还架着一盆指引航道河船的火炬,往来船只也会在小岛边停泊,或者送来旅客,或者运输小麦、芜菁、熏肉等物资。

木楼后院有一片青葱草地,几栋两层楼的小院落分布在草地间,它们属于独院上房。

因为不确定会在旧镇待多久,丹妮出大价钱,十个银鹿,包了一座靠河独立小院落半个月。

不到三十平米的院子种了一圃月季,收拾的挺干净的两层木楼,一楼是带壁炉的大客厅,差不多五十平米,看着有些空旷,二楼两间卧室。

放下行礼,两人来到前厅酒楼,两个篮球场大的饭厅,四面墙壁插着儿臂粗的牛脂蜡烛,屋顶还吊着煤油灯盏,昏红火光下,三四十张长方形木桌,边上都坐了人,穿着灰袍的学士、学徒占了其中一半。

找了个只有一人的桌子坐下,等会服务员上菜的时候,丹妮左右看看,好奇问:“这房子都有些歪了,怎么不重修一下?”

“反正没坍塌的迹象。”老骑士耸耸肩,不确定道:“据说这栋木屋有六百年的历史,都坚持了几百年,也许能继续坚持个一两百年。”

“吹牛吧,木头房子不会腐烂吗?”丹妮嗤笑。

“外地来的?”对面脖子挂着项链的灰发老学士冷笑一声,“你们肯定不知道房梁和立柱是什么木头。”

丹妮抬头旁边承重柱,斑驳绿漆下漏出惨白色,心中一动,失声道:“鱼梁木?!”

“喔,有点见识。”老学士惊讶道。

“天呐,这该用去多少鱼梁木啊!”

如果龙算最奇迹的动物,这个世界的鱼梁木算最奇迹的植物,不提它与旧神的关系,单论这种材料的特性。

首先,任何树木都有寿命,唯独鱼梁木能在无外力干扰下永生不死。

其次,木头中的鱼梁木,钢铁中的瓦雷利亚钢,它们皆有不朽特性。

瓦雷利亚钢不会生锈,不会磨损,鱼梁木则不会腐朽。

所以连瓦雷利亚人也用鱼梁木打造黑塔大门,不朽的黑塔,不朽的木门,真正的传承万代。

灰发学士呷了一口青色苹果酒,高浓度的酒精让他鼻头像灯泡似的,红光闪闪。

缓了一口气,他老眼朦胧地解释道:“早年维斯特洛大陆到处都是鱼梁木,安达尔人入侵后,七神修士认为鱼梁木是旧神的象征,便把颈泽以南的鱼梁木部砍斫,或者焚烧,或者收藏起来做木料。”

丹妮无语,七神这个没有神灵的“假·神教”竟成功驱逐了真神。

这几乎是神灵版本的“里斯本事件”,没有半点超凡力量的野生佣兵,用刀子捅死了西方超凡界“青年一辈第一人”。

晚饭是填满韭菜和蘑菇的阉鸡,蘸了李子酱香脆的炸猪肋排,和螃蟹扁鲨汤。

很丰盛,丹妮胃口大开,吃了个肚儿圆。

留下老骑士一边饮酒一边探听七国消息,她回去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盘膝坐在凉席上,从木盒拿出玻璃蜡烛,开始激活右手腕处的“信标”。

呃,没半点回应。

填满卧室的灰蒙光好似有生命一般,先收缩成拳头大一团,房间暗淡下来,又没任何预兆,猛地爆碎散开,奇异的灰色光线如柔丝在墙面来回弹射。

她的精神力无法通过灰光联系魁晰。

“把我屏蔽了?”丹妮神色古怪。

魁晰在她手腕留下一个灵魂印记,印记是魁晰灵魂的一部分,故而通过感应印记,能在任何时刻找到丹妮。

神鬼莫测的行踪,模棱两可的预言,让魁晰每次出场都逼格满满,直到丹妮破解她的“标记”巫术。

同样的原理,丹妮也能通过印记反向定位魁晰,昨天晚上她遇到一个法术方面的难题,打算今晚找老朋友远程教学一番,结果发现自己被拉了黑名单。

嗯,就像她把魁晰拉黑一样。

“咦,谁家的信号?”

正当丹妮准备再催催缚影士时,震惊发现,自己莫名其妙找到一个新的“通讯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