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_215

817_215 还没等龙思思开口呢,龙千亿走到她面前冷喝道:“小妹!你太胡闹了!”

龙千亿虽然声音并不大,但足以让龙思思吓得打个‘激’灵。

在这几个哥哥里,龙思思最害怕的莫过于这个跟自己一般大的大哥,龙千亿。

龙杨峰是她的师兄,她虽然很怕他,但她知道,龙杨峰并不敢拿她怎么样,因为她是国王的‘女’儿,而龙杨峰只是一个国师而已。

但这个龙千亿不同,龙思思怕龙千亿是从小恐惧他。

龙千亿别看表面属于无公害型的,但他的手段可黑着呢!

龙思思清楚的记得,当年二哥是因为动了龙千亿身份一个暖‘床’‘女’仆,这个龙千亿直接卸了二哥一根手指,并把他的发派到了最底层的地牢里坐了审问官。

杀‘鸡’儆猴,从此再也没人敢得罪这位大殿下,而龙思思更是不敢。

“我……我……大哥……我!”

吓得龙思思不知道该说什么。

龙千亿扫了一眼地的那红的发烫的烙铁,而后扫了一眼冷心,最后目光落在龙思思身笑着问:“小妹,你真是翅膀硬了,胆子大了,莫非是想离开这里,做其他国家的公主?”

龙千亿的一句话差一点让龙思思跪下:“大哥……我……呜呜……思思知错了。”

教室里的学妹

深知龙千亿脾气的龙思思很清楚,他的这句话并不是吓唬她,龙千亿有这样的本事,更有这样的能力。

龙千亿淡淡看了龙思思一眼说:“小妹,你错在哪里?”

龙思思低着头,哆嗦道:“我……我……我不该来这里,我不该对冷心用刑,我……”

在龙思思眼里,她根本没有错,冷心现在只是一个阶下囚,她为什么不可以动她?

当然,这些,龙丝丝根本不敢说出来,这世界还没有忤逆个大哥的人,而她更不敢忤逆,即便她没有错在此时是错了。

“你是错了,你错在不是不该来这里,也不是不该对冷小姐用刑,而是,你错在太蠢,差一点沦为被别人利用工具,你的堂堂龙城公主,心思即便没有那么聪明,但也要做到能看出敌人和自己人之分,看出好坏人之分,更要看出什么是利用,什么是真正在帮你。

小妹,这个世界的险与恶,即便你什么都不懂,也要在明面对的起你这个公主的身份,记住,你的身份代表着是我们龙城帝国,而你更是这里尊贵无公主,并不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利用的棋子,你可明白?”

龙千亿的一番话,龙思思不仅没有明白,而且还更糊涂了。

她听的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龙千亿在说什么,但她不敢反驳,只单单低声说了一句:“思思明白。”

反之相龙思思,冷心给予龙千亿的评价是:此人一眼慧珠,心灵剔透,什么都明白,更是什么都看的清楚。

而冷心更能明白龙千亿话里的意思。

不过,冷心并不想点破,她也不是有病,帮敌人怎么可能?

龙千亿话话已经点到,不管龙思思是真明白也好,是假明白也罢,他话以至此,不想在多说什么了。

“好了,既然你明白了,先下去吧,我和冷小姐聊聊。”

龙思思扭捏着身子,站在未动,很显然是不想离开。

她好不容易终于看到冷心成为阶下囚,她多么想虐待她一番,却不曾想她大哥来了,还救了冷心。

她心里怎会甘心?

可是……大哥的话她敢不听吗?

于是,龙思思逗留了片刻,而后,不情不愿的转身走了。

龙思思离开之后,龙千亿转过身笑着对冷心说:“让冷小姐见笑了,这戏看的如何?”

如若换成龙思思,龙千亿必然觉得是对牛弹琴,可面对冷心,龙千亿认为她一定知道他在说什么。

果然,冷心冷笑一声道:“好戏,你们龙城的公主也不怎么样嘛?连身边的‘奸’细也看不出来,果然够蠢!”

对于冷心的嘲笑,龙千亿并没有感觉到多么不堪。

这个世界能找到冷心这种心灵剔透的人,并不多,龙千亿自然觉得冷心并不是夸大其词而是在陈述事实。

“小妹从小到大如同温室里的‘花’朵,她被我父王保护的很好,故而不懂得人心险恶也没什么稀,倒是让冷小姐看了一处笑话,不过龙某今天过来并不是跟冷小姐在这聊些这般无聊的话题,而是来告诉冷小姐一声,你的先生洛浩宇来了,他被……”

龙千亿还未说完,冷心快速的打断:“什么?他来了,他怎么了?你们把他怎么了?我告诉你们,你们若敢对他怎样,你们别想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冷心说话的时候很‘激’动,四根铁链随着她的‘激’动来回摆动发出铛铛刺耳声。

冷心这一动手腕处和脚踝处,刚刚停住流血的伤痕又再次被鲜血浸满了。

看到如此‘激’动的冷心,龙千亿笑容更刻意:“冷小姐,我还没说完呢.你别‘激’动啊?”

面对一张想揍人的脸,冷心告诉自己别‘激’动,要冷静。

可是……她此时冷静不下来,洛浩宇来了?他是一个人来的还是跟师父一块来的?

如果是他一个人来的,必然会很危险,但如果是跟师父一起来的,那么即便是救不出她,但洛浩宇也不会有事,师父一定会保护好他。

冷心思路漫天飞,不知道该问什么?满满的担心之情。

看到如此不冷静的冷心,龙千亿心里更是对洛浩宇感到了好,是怎样的一个男人能让一直颇为冷静的罗安琪这等惊慌失措。

要知道在龙千亿看来,面前这个‘女’人是一个难的见到他敢于反抗的‘女’人,也是他较为欣赏的‘女’人,遇事冷静,哪怕是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危险,她依然是那般的平静。

可此时恰恰相反,她慌了,她没有缘由的慌了,只因为他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名字。

“洛先生人是来了,但他还没进到王宫,被‘门’外‘侍’者拦了下来,我父王明天百岁大寿,而今天不见客,所以你家的洛先生一直在‘门’外等着,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今天天气很不好,外面下起了大雨,龙城这地方百年未遇这样的迹,估计这次大雨会下得很大,而且,温度很低……”


105_225

? 不知不觉间燕阳沉默的时间有点长,本来乔木认为喝一杯酒而已的事情,似乎不是那么顺利,不就是一杯酒吗,到底是喝还是不喝呀。

别说本就在激动的不能淡定情况下的菁菁小姐了,想来心中定然是忐忑的。

不过燕阳作为少城主,规矩礼仪文武本事,那都是首屈一指的,菁菁小姐相信,燕少城主不会在这里不给自己面子,更不会让自己一个女子难堪。就是冲着他付氏家族也不会如此。

何况还有方才的敬酒珠玉在前呢。想到这里澎湃恐慌的情绪竟然坦然下来。若是只把燕阳当做少城主的话,菁菁小姐还是能应付自如的。不过心里有些酸涩。

菁菁小姐把喝干的酒杯握在手上:“少城主请。”

燕阳眼中的迟疑,瞬间变得危险,轻轻地四个字在燕阳的耳朵里面听出来不一样的意思了,他燕阳在刀光剑影里面都没有被人威胁过,难道还能在酒桌上让一个女子威胁不成。

一瞬间的事情,燕阳神色就变了,冷冽着一张脸,一双凤目,连看都不看眼前的酒水:“用饭吧。”拿起筷子人家用饭了。

真是太失礼了,当然了也相当的不给面子,透过屏风这边的两人还是能看到另一面的动作的。

乔木有点心疼菁菁小姐,不是说女追男隔层纱吗。

菁菁小姐脸色惨白,没有哪个女子能承受这种被心悦的男人无视这种场景,明明方才还好好地。而且燕阳实在是恶略,无视的太彻底了,不喝你找个借口也好过就这么无视呀。

乔木觉得一顿饭吃的心累,心里咒骂燕阳找个狗脾气,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呀:“领头,给少城主把酒水换过,你们怎么伺候的,拿出咱们乔府最名贵的酒水给少城主饮用。”

然后转头对着菁菁小姐轻声细语的说道:“都是我这个主人做的不好,方才光顾的同付家大妹子唠家常了,竟然没有注意到,少城主不喜这淡薄的酒水。”

居家小美女清晨唯美高清写真图片

菁菁小姐脸色稍缓:“都是我不够仔细,刚刚明明见到少城主把酒水吐掉了的。”

乔木脸色不知道怎么放好了,这位姑娘你这话这么说真的好吗,不光是在贬低我乔府的酒水,你也在贬低你心里神一样的男人的礼仪呀。我真的就是给你找台阶下而已,你竟然如就这么给脸不要脸的贬低我乔府的酒水。

菁菁小姐诚恳的再次开口:“是我失礼了,姐姐莫怪。”

乔木:“是我乔府酒水不好,不敢怪。委屈二位了。”真的热情不起来了。

燕阳脸色越来越黑,这女人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在自己面前不是很能耐的吗。怎么对着别人的时候就怂了呢,难道这付家的小姐,每次来都是这个样子吗,若是如此倒真是不敢恭维。

就听菁菁小姐:“菁菁不知道少城主不喜这酒水,让少城主为难了,都怪菁菁不够仔细,这饭食少城主用的可还合乎口味王。”

乔木低头不愿意搭理她了,真当你们付氏府邸呢。

燕阳:“付小姐作为客人,饭食合不合口味,同乔少主言明就好。”

菁菁小姐听到燕阳这么凌冽的回答,手脚都是冰冷冷的,别说本来就强打起精神的脸色了。

若是说方才菁菁小姐有多激动,多心潮澎湃,现在就有多失落,多受打击。真是没法在好好地一块玩耍了。

本来吧乔木真的是看这位菁菁小姐怎么都不顺眼,不愿意在帮他了,可听到燕阳这么不给人家女生面子,不知道怎么就心软了,你说好歹人家是女生,你这么不留情面,还在自己这个外人面前不给人留客气,真的是不太好。当然了对于燕阳对她乔府的维护,还是觉得心里烫烫的。安慰多了。好歹这两位还有一位眼里有自己这个主人呢,真是不容易。

乔木:“咳咳,说起来二位都不是外人,乔木在燕城孤身一人,势单力薄,多亏了少城主多番抚照,菁菁小姐更是三不五时的过来同乔木说说话,让乔木寂静的人生充满了人气,乔木对二位感激的很。今日的酒水饭食准备的仓促,对不住怠慢二位了。”

这话说的不伦不类的,尤其是后面对菁菁小姐的,太贵想自家小姐能想出来‘人气’这个词也怪不容易的。没说‘成纷’扰肯定是憋坏了。

菁菁小姐:“姐姐说的哪里话,姐姐这里的饭食,菁菁慕已久,方才只是因为太担心少城主了,所以失了礼数,姐姐不怪我就好。”说完双颊羞涩的红润润的。

乔木看的直咽吐沫,这种情景下你还能羞涩的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乔木勉强张嘴:“说远了,过门是客,只要菁菁小姐喜欢就好,既然慕名已久,就好好地尝尝吧。”

希望饭菜能堵住你的嘴巴,赶快把这顿食不下咽的饭菜吃完了吧。

菁菁小姐终于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了。乔木感动的要哭了,自己怎么就这么犯贱呢,怎么就把这两人一起留下用饭了。

乔木替王婆子心累,女追男还这么艰难呢,当初西门大官人看上潘金莲的时候,中间的王婆子该当多心累呀。难怪要人家那么多的银子,话说人家还当了干娘呢。看看这两位,别说没成,成了估计也不会叫自己一声娘。还说不想做王婆子呢,她连王婆子都不如。

扒拉两口饭,也没吃出来什么滋味。就盼着赶紧的回自己暖炕上去休息。

乔木觉得吧最近不光是身体不好,运气也不好,想什么不是什么,就看没好好地吃两口菜的菁菁小姐,又开始作妖了。

放下筷子,对着屏风的另一边菁菁小姐再次语出惊人:“少城主,可是觉得菁菁失礼了。”

乔木心说你让人家一个小老爷们怎么回答你这话呀,她在边上听着都别扭。

燕阳放下筷子:“付家小姐想多了,多谢乔少主款待,燕阳打扰了。”

说完放下筷子,人家就走了。要多潇洒就有潇洒,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乔木就那么茫然的看着菁菁小姐,眼眶里面似慢镜头一样凝结泪水,然后吧嗒吧嗒的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掉,动作表情婉约的让她这个女子反正是心疼了:“付家大妹子,快别这样,或许少城主只是觉得同咱们两个女子一起用饭不太方便而已。”

说完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记吃不记打吗,就不该开口,该顺势把这位给请出乔府才对。

果然菁菁小姐,泪眼模糊的看过来寻求安慰:“果真如此吗。”

乔木违心的开口安慰:“差不多也就是如此的。”心里骂燕阳,自己走了给自己留了这么一个玩意,算怎么回事呀。

菁菁小姐宛如找到亲妈一样,拉着乔木的手就开始抽噎:“我也不怕姐姐笑话,我,我不过是想要让他多记着我一些吗。”

乔木那小心脏呀,一抽一抽的跳,这话说的这个酸,不知道的以为两人成亲多少年了呢,真是没法沟通了。不过人家一颗少女心,也真是酸酸涩涩的,看着菁菁小姐,乔木觉得吧她活的真不如人家,自己怎么就没有这么蠢过呢。难道青春期直接跳过了。

菁菁小姐不光是自己说,还要得到乔木的认同:“姐姐,你说我这样做有错吗。”

乔木抿嘴,咽吐沫,在咽吐沫:“恩,这种事情吧,我初来燕城不久,实在不了解,而且呀,我从小到大都没接触过人,一般情况下,都是自己一人看着一堆木头石头倒腾东西的,对人,对心都没接触过,没研究过。”

说完端起水杯就喝了一口。真心的不愿意做注定多角恋的爱情专家。

菁菁小姐,慢慢的把眼泪擦干,一张俏脸上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上一刻还在失态中。

菁菁小姐缓缓地开口:“没关系,乔姐姐不要气馁,不是还有妹妹在呢吗,往后妹妹定然会同乔姐姐站在一起的.”

乔木再次傻了,什么意思呀,不是在劝你吗,怎么绕道我身上来了,我有什么可气馁担心的呀。怎么就两人站在同一战壕里面了,我同意了吗。

太贵心说看自家小姐这个看见点有姿色的就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毛病改掉不改掉,又被人家菁菁小姐自说自话给绕进去了吧。

乔木蔫搭搭的听着菁菁小姐含蓄晦涩的描述着美好的未来,当然了未来里面都是菁菁小姐罩着她乔木的。

难得这位小姐能够说的这么隐晦,这么含蓄,让人从字面上找不到一点的挑刺。就是作为心灵垃圾桶的乔木听的难受,憋闷,胸口挤得慌。能饶了她吗。

送走这位菁菁小姐的时候,都要晚饭时候了,把乔木饿的呀,眼睛都五迷三道的了:“快上饭菜,饿死我了。”

太贵:“您怎么还让自己饿到呀,一大桌的饭食呢,还有那么秀色可餐的菁菁小姐相陪,小姐不是常说,看着美女下饭吗。”

乔木摆摆手:“不要提他让我安心吃饭。”

太贵果断的闭嘴,自家小姐让这位菁菁小姐给伤的不轻呢。

乔木郑重的交代太贵:“记住下次你家小姐我若是在有请这位菁菁小姐用饭的想法,你千万要给我打住,绝对不可以再有下次一次了。”

太贵小心的询问:“奴婢替小姐当家,这好吗。”

乔木:“没什么不好的,一定要记住,不要让我在犯蠢了。”

太贵差点笑出来:“小姐才不蠢呢,小姐有的都是大智慧,那是做大事的,跟他们这些闺阁里面的贵女们想的可不一样。”

这话听着太安慰了,乔木:“我家太贵才是有大智慧的呢,这都能看出来。”

太贵抿嘴,自家小姐的心胸大的很,根本就不用自己开导。

太贵:“不过小姐呀,奴婢不是说您,只要您下次不要在看着菁菁小姐的模样说话,肯定不会在同今天这样跟自己过不去的。”

乔木瞪眼:“说什么呢,当你家小姐我听不出来好赖话是不是,不看着她模样说话,你不是为难我呢吗。你说就那么一个人,除了模样我还能看她哪。”

太贵被自家小姐这么豪迈的话给镇住了:“小姐,您这么说真的好吗,幸好只有奴婢在,让人家菁菁小姐听到,怕是会恼了你的。”

乔木:“不然让丫头们把这话传出去,我就能一劳永逸了,真是怕了她了。”

太贵思考了一番:“算了,还是不要传出去了,若是让别人知道小姐你是个专门看模样说话的,也不好听。太毁小姐的形象了。”

乔木看着太贵,心里那个不满意呀,这丫头说什么呢,和着在她心里自己就是一个不辨是非,就看模样说话的人呀,这根酒囊饭袋,色欲熏心,跟草包有区别吗。真是太不愉快了。

太贵:“再说了,奴婢也怕,菁菁小姐若是知道了您的这个雅好,怕是更要整日的过来同您聊天了,奴婢看出来了,这位脸皮比奴婢厚多了,可不怕看的。”

乔木咬牙,和蔼的开口:‘太贵呀,你说小姐我的这个看模样说话的毛病,是不是很严重呀。’

太贵点点头,真的挺严重。

乔木笑眯眯的:“难道我平日都是看模样说话办事的,就一点都没有用脑子,没有论过是非吗。”

太贵认真的思考:“似乎没有过。”

乔木瞪眼,语带威胁的开口:“太贵呀,你再想想。”

太贵终于听出来自家小姐似乎不太高兴了,赶紧的安慰道:“小姐就是喜欢看模样好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乔木:“我怎么就喜欢看模样好的了,我自己怎么就不觉得呢。”

太贵:“小姐不觉得吗,您看哈,从近身伺候您的人开始看,您挑的哪个丫头,不是咱们府上模样最出挑的呀;再说咱们府里的领头同护院,同其他府上的护院护卫们相比,模样都是出类拔萃的;再说您同您交好的,燕三小姐,那可是咱们燕城的第一美人。”还说您不是看着模样说话的。105_225


0803_289

他忍不住打断她的话,“在来的路上,来宝已经说过跟你一样相同的对话。 这段可以直接跳过。”唐琦斐觉得很是稀奇,他还是第一次在唐沁面前如此的耀武扬威。但还是不能过头,免得对面那个小子炸毛,冲过来打自己。

唐沁点头,“那我便直说了。上次我陪着皇上去醉乡楼不是遇见你吗?”

唐琦斐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他支支吾吾地问道,“该……该不会……皇上想要……找我……秋后算账吧?”他这些天为了避免被皇上看到,然后想起当日的事情,都戒掉去那种地方的想法。老天爷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

“不是,你都想到哪里去了?”唐沁对他很是无语,但还是安慰道,“你就放心吧,就你跟皇上的连桥关系,他不会那么小气的。”

“真的?”唐琦斐心有余悸地再次问道。0803_289

“够了,上次都跟你说没关系了。是另一件事。”唐沁不得不尽快挑明,免得这家伙又乱猜测了。

唐琦斐拍着自己小兔乱撞的心跳,“那你说吧。”既然不是那件事,那什么都好说。

“是关于罗姑娘的。”

唐沁一开口,唐琦斐又怂了,“你还说没有关系?皇上不是很喜欢罗姑娘,每次去都比点罗姑娘。而我也是罗姑娘的老客户之一。”唐琦斐差点哭出来了。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兜兜转转又是我倒霉。

唐沁想冲去撞墙的想法都没有,她欲哭无泪地道,“都跟你说了,这件事与你无关。”

“事情都这样了还与我无关。”唐琦斐站起来,可怜巴巴地扯着自己的袖子,放在嘴唇里咬。

“是罗姑娘有其他的男人,除了皇上以外。”唐沁决定给他喂一剂强心丸,免得他胡乱猜测。

大小姐秀新装魅影

唐琦斐瞬间痛哭出声,小跑过来坐在地上,抱住唐沁的大腿,“四弟,你可是朝中的一品大官,你可要救救你哥哥我呀。我保证,再也不去那种烟花之地,为了佛主守身三年,六根清净。”

唐沁看着自己的衣袍裙摆被唐琦斐当做抹布一样擦眼泪,她就欲哭无泪。这家伙明显心里有鬼才如此这般的。

“说,你跟罗姑娘到底有什么关系?”唐沁忍住不去在意自己的衣袍,免得自己暴躁得想去揍唐琦斐的冲动。

唐琦斐半坐在地上,抬起大大的充满水雾的双眼,“我……牵过罗姑娘的小手,还搂过她的腰,揉过她的大腿……”

“还有呢?”唐沁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亲过她的小嘴。不过那是她同意的,也不排除我用钱诱引她的。”唐琦斐低下头,対指着。

唐沁无语,我知道这些做什么,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还有其他的吗?”

唐琦斐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没有其他的了。”

为了避免唐琦斐乱想再生出其他事端,唐沁一口气将她刚从来宝那里得知的事情,转述说给唐琦斐知晓。


1469_261

慕云舒盯着棋盘发呆,多想带着舒狂当个隐形人啊。

才不想承认,两个大男人都被玄武这番剖白给感动到了。

可他冷眼观凤潇,这傻子竟然趁玄武不注意,蓦然出手一掌拍在玄武胸口将人给打翻了。

玄武毫无防备的摔在地上,肋骨好像都震断了一根,他嘴角有血溢出,表情痛苦,伸手望向凤潇,“潇潇……”

“闭嘴!本庄主的名字,不是你区区侍卫能叫的!”

凤潇疾言厉色,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冷若冰霜。

她冷漠,冷漠的不像玄武所爱的那个凤潇。

“潇潇,你不肯原谅我吗?咳……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玄武站起来,挺拔的身躯摇摇晃晃的朝她走过去。

快要碰到凤潇的时候,他听见她嗤笑,“你?八王府的一个侍卫,凭什么对本庄主说这样的话?”

凤潇这才转过脸来看他,是那般熟悉的面容,脸上的冷漠和嘲讽,却是不属于她的。

玄武怔了怔,眼神中带着受伤,“潇潇,你不会这样的。1469_261”

凤潇出身高贵,却自小闯荡江湖结交好友,她从来不会在意人家是何身份地位。

迷人长发清纯美女穿迷你摆裙

“本庄主为何不会?玄武,你给我听好了!从前你是本庄主的夫婿,藏剑山庄的姑爷,本庄主才多看你两眼,如今你已被我休弃,是八王府的一个小小侍卫,而我依旧是藏剑山庄之主,你有什么资格来对我说等我?至于求我原谅……”

凤潇挺直了脊背,浑身不怒自威的气息自然流露,“我休弃的人,就绝不会再看,我抛弃的感情,就绝不会再拾起!你,不配!”

“潇潇,为什么你要这样?”玄武眼眶微热,凤潇的居高临下伤了他的尊严,凤潇的果断绝情,却伤了他真挚而热烈的心。

他鼓足了多大勇气,才能走到她面前,向她倾诉这番话。

是容月和慕珩鼓励他,喜欢的人一定要去争取,千万不能错过了。

他不想错过,不想让凤潇被别人抢走,她是他爱的人。

“慕云舒,你的九王府除了戒备不严,也是随便什么身份都能出入的吗?”凤潇一双冷漠的眼睛睨着慕云舒。

慕云舒无奈的扯了扯嘴角,舒狂走到玄武身边淡淡道:“王爷该休息了,请吧。”

玄武不肯走,他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凤潇,“潇潇,你不会这样对我的,你说你喜欢我。”

这句你喜欢我,在凤潇心里掀起了一层巨浪,让她很狼狈,很痛……

所以她分外凌厉的盯着慕云舒,慕云舒只得无奈开口,“玄武,你若再不离开,明日本王便要去找八哥问问,他府上的人,是不是该严加管教了。”

“王爷,玄武一人前来,与主子的管教无关!”玄武看向慕云舒。

慕云舒轻敲棋盘,“可你现在是八王府的人,一言一行都代表了八哥。”

“我……”

玄武争不过慕云舒这话,脑中又回响着凤潇说的,他现在只是八王府的一个侍卫,而她依旧是藏剑山庄之主。


1550_219

“哦?还有这回事?”

叶子墨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同时心里也跟着生出了疑问。

他记得唐七七说过,说她姐姐是在和她差不多大这个年纪的时候死的。

难道,这才是唐七七一直要接近燕星决的目的?

“你继续去查唐七七的事情,这边的事情,我会让孤狼跟进的。”

把青木吩咐下去了以后,叶子墨又连忙把孤狼也给派了出去,让他一刻不停的监视着燕星决。

这边,楚新月回到将军府的时候,锦心已经在大厅里等候多时了。

“夫人,七七小姐还没找到吗?”

锦心见楚新月进来了,连忙急着追问了起来。

昨晚上唐七七从她那里离开后,没多久莫言少爷就回兵部了,家里就剩她一个人,她坐立难安,一夜都没睡。

这会子眼睛里都带着血丝了,整个人都憔悴的很。

“虽然没有找到,但她的性子你知道,古灵精怪的,不会有事的。”

超凡脱俗灵气美女如轻风拂面唯美轻盈写真

楚新月拍了拍锦心的肩膀,让她别担心。

唐七七风里来雨里去一个人在外混了那么长的时间,她并不会因为没了自己和叶子墨的照顾而过不下去。1550_219

现在在知道她有可能是唐门的后人,还有高超的医术和用毒手段后,她就更不担心了。

“那天,你给我送竹笋的时候,是想要告诉我们七七在你那里吧!”

楚新月想了起来,冬荷那天和她说,锦心送竹笋的时候一直都吞吞吐吐的,好像有话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

“嗯!我是想告诉夫人你,不让你担心的,可是七七小姐不肯,她说你要是知道了,三皇子就肯定会知道,所以我就没说了。”

“哎呀,感情我这个当姐姐的,在七七的心里也就不过是个长舌妇啊!这可就让我伤心难过了!”

楚新月拿锦心口中唐七七的话打趣了起来。

“不是的!不是的!七七小姐不是这个意思,她……她……”

生怕楚新月因为自己的话误解了唐七七,锦心急忙开口解释,却又因为一向不怎么会说话,到头来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好了!我这和你开玩笑呢!你还认真了呢!”

锦心急红了脸,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把楚新月给逗笑了。

她伸手拉过她的手,与自己一同在桌边坐下了。

自宁莫言收了她,带着她一道住进了竹林以后,今天还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她也想和她说说体己话。

“这两日七七在你那里,一定给你惹不少麻烦,闯不少祸了吧?”

楚新月是怎么都想不到唐七七会跟着锦心一块去竹林的,那里太过于清静,不是闲不住的她能待得住的地方。

“没有,七七小姐在竹林的两日,我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锦心又急忙冲楚新月挥手解释“那里就我和莫言少爷两个人,最近少爷公务繁忙,回来的时间都很少,都是因为七七小姐在,日子才好打发。”

她是喜欢清静,可是整天自己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院子和竹林,也确实孤寂。


黄瓜视频成网站

  黄瓜视频成网站他就说两个男人腻歪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有点儿不对劲,他才会看过去的。

  这一看便觉得其中的一个男人非常熟悉,虽然是男装的打扮,可是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女孩儿的脸。

  那个人正是韩应雪。

  想想又觉得不对劲儿,要真的是韩应雪的话,为什么一个女孩会出现在熙春院这种地方,而且还是一副男装打扮。

  难不成是两个长得很像的人?

  姜超觉得韩应雪男装的打扮很是英气,倒不觉得像是一个女人装扮的。

  所以才会一直盯着韩应雪看着,心里猜测个不停,以至于有点儿失神。

  可是,韩应雪回过头来看他,那眼神当中明摆着就是认识他一样。

  所以这个人还是韩应雪……

  韩应雪眯着眼看着姜超,然后视线又移到了姜超旁边的白惊云和陆城身上。

  他们几个人就坐在她的不远处。

  似乎感受到了姜超的不对劲和韩应雪投过来的视线,白惊云和陆城也朝着韩应雪的方向看过来。

   粉嫩花朵妹子清新宜人

  白惊云是知道韩应雪是来了惜春院的,倒没有那么的惊讶,陆城却不是这个样子。

  “呦,竟然是那个小丫头呢~”陆城嘴里面吆喝了一声。然后不怀好意般的看向白惊云。

  发现白惊云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是有点儿惊讶了。

  难不成这小子不喜欢韩应雪了,不然的话不应该很激动的吗?

  或者是……他没有瞧出来,韩应雪是女扮男装的?

  这小子不会因为,看到的是一个男人吧?

  “惊云~你是不是没有认出来那个小丫头呀?就坐在那儿呢!”陆城说着又拿着手指了指韩应雪,强调了一下,生怕白惊云没有看见一般。“那个小丫头是女扮男装过来的~”

  “我知道~”白惊云淡淡的点点头。

  “咦~”陆城觉得有点儿奇了怪了。没有想到,白惊云还是这样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这小子在清风寨的时候不是天天对着天空发呆吗?

  别人瞧不出来,他还是能够瞧得出来的,这小子就是在偷偷的想着那个小丫头。

  那个小丫头出现在清风寨以后,白惊云就有点儿不对劲了。

  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么大的一个男人,瞧上一个小姑娘,想女人了也是正常。

  只不过为什么白惊云在清风寨的时候想着这个小丫头,见到这个小丫头的面了,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这反应不对呀……

  “怎么了?”见到陆城这样一脸好奇的盯着自己。白惊云有点儿不适应。

  “我就是感到奇怪呀,惊云,你不是喜欢那个小丫头吗?怎么这会儿看到人家了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白惊云低下头,怕自己不小心脸红了被陆城看见。

  他的确是喜欢韩应雪,可是也不想在陆城他们面前表现的太过了,一来是怕他们笑话,这最重要的,就是,他知道,即便是自己喜欢韩应雪,似乎也是无望。

  这小丫头身边,可是有着更优秀的男人呢!他……一个土匪头子,怎么比得过人家。


vr男人福利的app软件

  vr男人福利的app软件看着到手的药费,温心拉着温甜这才走了绘画老师的家里,并且回头留下了,自己明天还会送孩子来上学的话,慕北辰也跟着温心一起离开了。

  温心是开车过来的,慕北辰也是开车过来的,于是在跟温心叮嘱了一下之后,慕北辰便开车回到了公司,继续办公。

  他过来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妻女撑腰,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他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继续在这里徘徊,还是先回去,将工作完成了之后,再说这件事才是最好的。

  今天的课程并没有上完,但是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温心也不能肯定,那个老师还能继续将整件事情抛之脑后的给大家上课,所以才会带着温甜一起回家,明天再将她送来,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看着温甜上了车之后,温心这才开着车往家里走,一边开车,一边还问道说:“小甜甜,告诉妈妈,他有没有伤害到你别的地方,你其他地方有没有受伤啊?”

  温甜摇了摇头,又想起自己现在坐在妈妈的背后,妈妈应该是看不见自己的表情的,于是便非常认真的说道:“放心吧!妈妈,他没有伤害到我什么,只是脸上有一个巴掌印罢了,其他的地方,我都阻拦的比较及时,而且那些人为了不被他牵连,所以也不敢过于用力的欺负我,这是因为如此,他看见自己的小跟班,没有用力的打我,所以才会上来给了我一个耳光。”

  温心看了一眼手中的这一沓钱,粗略的估计一下应该有个1万左右。

  “不知道这男人准备去干些什么钱包里居然有这么多钱,不过现在都是你的啦!”温心说的话,便把放在车子前车窗那里的一沓钱拿了过来,丢到了车子的后座上。

  温甜看见了这一幕之后,便稍微伸长了胳膊,将那一大钱拿了过来放在了手里,现在毕竟是在车上,如果两人下车的时候忘记拿钱,岂不是很尴尬。

  “妈妈,他为什么要带这么多钱出门呀?”温甜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钱包中会有这么多现金,一般情况下妈妈出去,如果不是刷卡的话,就会让父亲掏钱,可是这个人钱包里却有这么多的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无所谓,反正给了我们赔偿就好,回去之后,妈妈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看看有没有被他欺负到其他地方的伤害?”

  温甜知道,自己就算说没有受伤,妈妈也不会百分之百的相信,所以她还是默默的点了一下头,同意了母亲现在要做的那些事情。

   两个丸子头少女吃早餐图片

  回到了家里之后,温心便将早早赶来的家庭医生带到了楼上,将温甜也送到了楼上,让医生认真检查一番之后,这才放下心来。

  医生说温田并没有受到什么其他的伤害,脸上的巴掌印稍微消肿,明天也就差不多没事啦!

  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温心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如果真的对小温甜造成了什么伤害的话,那她真的不能是原谅自己,竟然会如此疏忽。

  既然没有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她虽然心疼,但也不像一开始那样自责啦!

  “以后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和你爸爸去处理吧,至少你就不用再受到这样的伤害了。”

  经过这一次,温心还是觉得想温甜虽然有些早熟,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她一个小孩子,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的,所以最好还是有他们这些大人来解决。

  听到了温洗白的话之后,温甜点了点头,妈妈竟然说了这样的话她就不能够再去反驳什么了

  毕竟照她的话来说,的确是因为他太过于疏忽,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她都要为自己的太过于大意和愚蠢而付出应该有的代价。

  “妈妈,对不起,这一次是我太大意了,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没有想到的是,最后竟然给自己招来这样的祸患。”

  她心中的确是有些后悔的,如果她一开始就想清楚整件事情,也就不会招致这样的麻烦发生了。

  “没事,不过是一点小事罢啦,以后自己解决清楚也记清楚就好,好了!不要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明天妈妈送你去上学,好吗?”

  温心也能够知道,这一次的事情一定给了温甜很大一个教训,不过这不是什么大事,小孩子的成长,总是伴随着各种磕磕绊绊,只要不造成什么太大的危害,磕绊一下也没什么大事,至少在温心的心中是这样想的。

  这一次小温甜虽然被人打了一个耳光,但是更大的伤害确实没有的,这也让温心心中放心了许多,毕竟不管怎么样,温甜现在也是一个小孩子,就算她再怎么懂很多事情也不是他自己能够处理的。

  他们之前就是因为太放心了,所以才会发生这一次的事情,以后还是要吸取教训,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

  晚上慕北辰回来的时候,温心便和慕北辰交流了这个问题,他们之前的时候,的确因为温甜很多时候都能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好,所以便忽略了这一部分。

  现在他们不能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一定要让小温甜知道,自己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到的?

  不过很明显,这一次事情的发生,也让温甜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他们以后就是要尽力去,帮助小温甜继续的成长,虽然这次让她独自成长的事情是失败了,但是并不能代表以后的事情也会接着失败。

  听到了温心的话之后,慕北辰心里虽然有些心疼,但是他却依旧同意了温心的说法。

  不管怎么样,这次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心里再怎么后悔,也不可能让时光倒流阻止这一次的发生,所以他们要在错误的事情里去吸取教训,让自己下一次能够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

  认真地检讨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行为,温心和慕北辰这才开始对怎样去更加合理的教育自己的孩子,展开了讨论。


芭比视频app无限观看幸福宝

  她声音颇大,在场人都能听见,只是并无人反驳她,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越是狂妄,等输了后越是丢人,天恒掌门,四长老,你们这位所谓的魔武双修天才少女也不过如此嘛,指不定,她这魔武双修的体质都是假的。”

  天恒面色沉静,抿口茶,“是不是假的,杜掌门等试完不久知晓了?”

  “哼,结果一定,无需等待。”

  许是看出来苏嫦乐的意图,宫无绝也不再犹豫,举起长剑倏地向苏嫦乐冲去。

  他速度极快,带动了周围的风,苏嫦乐伸手拨开额前碎发,纤腰一弯一百八十度旋转,通知伸出左脚,手长鞭一挥,向宫无绝的双腿缠去。

  对于苏嫦乐那一手出神入化的舞鞭技术,宫无绝是见识过的,也不再攻击,忙抽身离开危险地带。

  苏嫦乐猛地站直身子,“先热热身。”

  言罢,她原地转了一圈,那长鞭顿时自她手脱离,簇簇火焰在长鞭燃烧起来,婉若一条火龙。

  “我这鞭子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灵器,可是也丝毫不以那些灵器差。”

  宫无绝暗红眸子微微闪烁了下,瞧了眼她带着面具的脸,在那长鞭快要袭自己时,手长剑在胸前挥舞着,形成一个圆形残影。

  长鞭砸落在那残影,被生生弹了回去,苏嫦乐猛地一蹦,握住长鞭,“来真本事了!”

   红裙子文艺少女泰国旅拍图片

  她邪气一笑,展开斗气铠凝聚在长鞭,宫无绝依旧一副面无表情模样,游刃有余化解她的攻击。

  试台,时不时响起剧烈响声,二人身形化作两道残影,瞬间便布满了整个试台。

  “嫦乐当年在我朝云学院,便是以一身诡异的近身搏斗术与堪称变态的速度著称,这一点,宫无绝怕是不的。”白眉欣慰抚了抚胡须,道。

  “无绝是我青铜学院的第一高手,苏嫦乐如何都是女子,体力方面自然不无绝,更何况,无绝的速度也不慢了。”青铜学院校长忙应道。

  睨了他一眼,白眉没有回答,继续认真观看赛。

  一时间,整个试场都安静极了,所有人都认为苏嫦乐很快便会败下阵来,可是这都过了几招了,她依旧串下跳,恐怖的是,她的斗气铠始终包裹着那长鞭,同时还需要使用魔法技能攻击宫无绝。

  这本身是一个十分耗费精神力的举动,可是她看去……

  这个苏嫦乐的精神海莫不是也常人大一些?

  容北澜懒洋洋靠在椅背,骨节分明的五指在桌面轻轻敲击着,嘴角嚼着清浅笑容,一双深邃重瞳紧紧追随着他的身影,一顺不顺。

  玉芙蓉从未见过容北澜如此闲情逸致的时候,每次看见他,都是一副高高在的模样,好像一尊神,凡人都无法靠近,或者是不敢靠近。

  分明,他的这些都该是属于她的,该死的,都是因为苏嫦乐那个贱人,都是因为她!

  “和我哥哥对战后,你还能保持巅峰状态,确实不错嘛!”芭比视频app无限观看幸福宝


萝卜视频勃起来更有劲

  萝卜视频勃起来更有劲韩应武说的有点儿一本正经。

  韩应雪被逗客了,“噗嗤~”一声,笑了,“那应武,你觉得,小狼应该有什么更加重要的事情呢?”

  韩应武的眼珠子转了转,“姐,我觉得,小狼肯定去山里面寻自己的娘子去了。小狼也不小了,这会儿,也应该成亲了,可是咱们家,又没有母狼,所以小狼只能够回山里面去呀!等到小狼找到了自己的娘子以后,肯定就会回来了,而且还会带着他的娘子回来,等过上一阵子,小狼还会生小小狼,到时候,咱们家就有很多狼呢。”

  韩应雪听了,嘴角抽了抽。

  “额……”韩应雪的嘴角抽了抽,自己这个弟弟,想法也实在是太成熟了一点儿吧……竟然会有如此想法……

  “姐,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姐觉得应武说的很有道理呢!姐也觉得就是这样子。来,快点儿吃饭吧!”韩应雪招呼道。

  山里面的野味儿,就是京都的有钱人家,也不是经常吃。毕竟那些老百姓,得了一些野味儿,都是就近卖的,卖给附近镇子上。

  而且,京都里面的有钱人家多,野味却是相对而言,比较少的。

  这有了一点儿野味,都是被争抢着买走的。

  城里面,也有其他的好吃的,所以,也就不在乎,到底有其他的好吃的,一点儿野味,也就算了。又不是非吃不可。

  “妙君,这是野鸡,这是兔肉,你尝尝看!”韩应雪指了指桌子上面的野鸡和兔肉。

   俏丽女孩的秋风时光

  “哈哈,我来尝一尝~”林妙君笑着道。

  吃了以后,嘴里不住地夸赞着,“好吃,好吃!这兔肉,是婶子做的吧,真好吃!”

  林妙君对赵小丫笑着道。

  赵小丫被韩应雪夸的有点儿不好意思,“哪里呀,我这兔肉,做的还不算什么,哪里有雪儿做的好吃,你是没有吃过雪儿做的,不然的话,估计,我做的这个兔肉,你都不愿意吃呢!”

  “小姨,你也太谦虚了吧,我觉得你做的兔肉非常的不错呢。”

  “哈哈,真的吗,我也只是学着你的手艺学做的,感觉这阵子的厨艺长进了不少,都是和你学来的!”

  “小姨,那是你自己厉害,你不要赖在我的身上。”

  林妙君尝了几块兔肉以后,又尝了乡下的平常小菜。

  平日里面,那些比较好的吃多了,这会儿反而觉得,这些平常的小炒,反而别有一番滋味儿。

  “好吃,真好吃,表嫂,在你们家吃饭,可真是好呢,又好吃有热闹的!”林妙君笑嘻嘻道,“还好,我这一趟我要过来,看来,还真是没有白跑~”

  “既然你喜欢我家,想要过来,就随时过来玩儿,反正我家房间多,晚上也是住的下去的!”

  林妙君点点头道,“好~”

  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饭,这会儿多了几个人,只觉得更加的热闹了。吃起来的时候,也更加的有感觉了,一桌子的菜,全部都被吃的干干净净了。


草莓社区网站下载

  草莓社区网站下载耳边传来八爷的一声轻叹,毛彤彤却没有抬头。

  “彤彤。”八爷缓缓开口,“不哭了,好不好?你哭得爷都心疼了。”

  毛彤彤放下手里的汤勺,这才抬头看向八爷,一张脸已满是泪水,“我才是心疼呢!怎么,怎么能这么狠心!”她到底没说出“皇”两个字。

  八爷微笑着伸手给毛彤彤擦着眼泪,“是爷不好,让彤彤难过了。”

  毛彤彤这才发现青竹她们不知何时已经退了出去,屋里剩了她和八爷两个人。

  “怎么能怪爷!要怪也是怪宫里那位!”毛彤彤没好气的道。

  “你呀,还真是敢说!”八爷脸的笑容越发大,刮了刮毛彤彤的鼻子。

  毛彤彤低头看了一眼八爷的膝盖,虽然穿着裤子,已经看不出来什么,但她还是瘪了瘪嘴,又有些忍不住想哭了。

  “彤彤,这是爷当初选择的代价。”八爷苦笑了一下,道:“技不如人,怨不得谁。只是要连累你了。”

  “爷说什么呢!”毛彤彤皱眉道:“当初我和爷说过的。你尽管做你的事,府里都有我呢!”

  “接下来几年,怕是咱们最艰难的日子了。”八爷握住毛彤彤的手道:“这几年里,你阿玛、你大哥,恐怕都会受影响。”

  朝堂是这样。即便毛承运和毛明轩从未明确的站出来支持八爷,但也没有刻意撇清关系。而因着毛彤彤的这层关系,自然是被默认为八爷党的。

   清纯长发女神许诺白衬衫露美玉肌肤真空写真

  毛承运之前能有现在的官位是因为八爷,但他岁数已大,本没多少晋升的可能,只要保证不犯什么错,安稳的混日子也没什么问题,最多是被人说几句闲话而已。但毛明轩不同了。他正在升期,本来再一次的吏部考核能有大的晋升。但如今很可能此止步不前。算他曾经是康熙看重的人,但天下这么多人,并不缺他一个有才干的!

  “相信阿玛和哥哥都不会怪爷的。”毛彤彤道。

  她倒不是说安慰的话,而是根据她对毛承运和毛明轩的了解才说出这句话的。从她进宫跟了八爷开始,相信毛承运和毛明轩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既然享受过八爷带来的好处,当然也要承受因为八爷而带来的低潮!他们都是能共富贵也能共患难的人。

  “还有咱们府里。”八爷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这几年的日子恐怕会有些艰难,要委屈你们母子了。”

  这是八爷第二次说到“艰难”这两个字了。毛彤彤此时才算是明白过来这两个字的含义。所谓的“艰难”恐怕不仅仅是这种人际关系,八爷在朝的地位等等,只怕还有物资的艰难!

  首先,八爷一旦被撤了贝勒的爵位,俸禄会变少,内务府的供给也会变少,甚至变差。而京城里的铺面生意说不定都会受到影响。府里的进项少了,可依旧要养着这么一大家子人,日子自然会变得难过。

  “爷,其实你的俸禄一向不够养家呀!”毛彤彤笑了起来。

  她这到是个实话。八爷虽是个贝勒,可那只是叫的好听,说起来并没有多少俸禄,且几年都没有变动了。但府里的人却一直在增加。内务府的供给只是在一些日用品面,府里很大的开销都得靠八爷自己的收益。

  好在这几年毛彤彤把京城的铺面和京郊几处庄子都经营的不错,不然这偌大个八爷府还真是捉襟见肘呢!

  “爷知道!”八爷也笑了起来,“能有今天的日子都是彤彤操持有方。”

  “所以呀,爷别担心。即使往后要困难些,但府里的生活保障还是没问题的。再不济,我先把私房钱拿出来借爷用用!等爷以后发达了再还给我!”毛彤彤眨巴眼睛,俏皮的道。

  “哟,看来彤彤的私房钱不少呢!”八爷配合的打趣道。

  “那是!我当年进宫一穷二白是因为身份太低,不能带嫁妆。其实我阿玛和额娘给我准备了不少嫁妆呢!他们回京后都已经陆续给我了!”毛彤彤得意的道。

  “好,那爷放心了!”八爷故意做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爷,大不了咱们闭门过日子呗。也没什么不好的。”毛彤彤道:“爷不忙了,还有更多的时间陪我和孩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嗯,彤彤说的好。大不了咱们闭门过日子。”八爷这次是真的觉得心的郁气散了不少。

  虽说他已经接受自己夺嫡失败的事实,也做好了下一步的打算,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扶植四爷争位。但他这几年都在为自己夺位做着各种准备,耗费了大量的精力,这么放弃,心多少有不甘和郁气。加今天又受了罚,这心里积压多年的委屈也都爆发了出来。

  要是毛彤彤这会也跟着唉声叹气,他只会更难受。可没想到毛彤彤却挺乐观的,几句话让他放松了下来。

  “所以,爷现在要答应我一件事。”毛彤彤神情严肃的看着八爷。

  “彤彤说!”八爷也正色道。

  “从现在开始,什么都别想,专心养腿!我不许你落下病根!你答应过我的,要陪我到老,还说过以后要带我出去游山玩水的!你得说话算话!”毛彤彤道。

  八爷一怔,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好,爷答应彤彤。”

  “这可是爷自己答应的哦!”毛彤彤又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八爷道。

  毛彤彤这才放下心来。她怕八爷心绪难平,不好好养伤。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如今八爷是一时失利,谁知道以后是个什么情况。

  虽然此时的八爷还是像历史夺嫡失败,但他至少没有像历史那样和四爷交恶呀!如果这次四爷被立了太子,最后登了皇位,指不定八爷还有别的际遇呢?

  到时候机遇来了,身体却垮了,那才后悔呢!

  年氏是第二日才知道八爷昨儿晚很晚回来,且还是受了伤回来的。

  “最近可真是多事之秋。”年氏不由皱起了眉头。